梦魔

最近疯狂磕咔,会间歇性消失。

最近好暴躁……

我现在应该是除了冬巡其他cp都看淡了的状态吧
让他得到永远的安宁与孤独。
真美。

你有料到她的存在对你来说会如此重要吗,zack。

吃帕磷的原因是哪怕只有一点温情都想要给他。

对不起>人<我理解能力真的很弱……

注意言行,尊重他人,不给他人造成麻烦,无论在哪里都必须牢牢记住才行。

说出来之后得到的建议是:那也是重要的,但是不要委屈自己,首先要为自己着想,退让的同时要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不然欺负你的人会得寸进尺。

……嗯

笼中夜莺

诸法因缘生:



我一直不想在网上发表太明确的个人观点,因一切以被看到为前提所做的观念阐述,其本质都是在进行派内清算。无论有意无意,最后结果都是划分同党和异党。

我真的想和大家保持一个暧昧的相爱状态,但我昨晚知悉了一些观念,气得半夜血压飙升。我感到自己对大众思想还抱有一定天真,且在当下,我被这种残疾侏儒思想严重伤害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太恶心了,不骂我要憋死自己。

下面要讲一些关于(狭义)耽美非常个人的看法。有点长,但我劝大家都看一看,看完再决定要不要(继续)爱我。




首先我请有些人拎拎清,想一想你搞的耽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搞懂之后,再去继续你的学术耽美,写你的小论文,发表你耽美至上的观点。不要一提起它,你除了二元对立论无话可说,对于理论也只能装聋作哑。那实在是过于丢人。


平心而论,虽然现在都改革开放四十年了,都8102年了,但我国女性在思想上竟然还处于跪拜的状态,并且毫不自知。讲一个笑话:“我国耽美是对男权社会下男女刻板印象的反抗。”我建议说这话的人为了谨慎和准确,最好给自己加个定语,百分之三。

人类是一种比较奇怪的生物,一般他干完某件事爽完以后,他总要再给自己找一个道德辩护,标榜一下正确性。你去翻翻你的历史书,你看看上面多少次用到“正义的战争”这个词组。我们称我们的历史为道德的历史,而非真实的历史原因就在于此。这都是人类道德学的副产物。在中国,更绝了。简直要到经久不衰的程度了。众所周知,从古至今,谋朝篡位的时候我们一般不讲自己谋朝篡位,我们讲自己“清君侧”,匡扶天下,回复正统。总之,要给自己一个道德正确的标签。而就在此时,道德不再是一种品质了,而是一种武器。



请问,耽美能逃过这一点吗?称自己在革命的人真的在革命吗?



不要拿女权主义做遮羞布,且不说女权主义在中国究竟已经惨到何种地步,竟荣获了“中华田园女权”这样的讽刺别称。

也不要急着为自己推罪,证明自己一身清白。世间没有人绝对干净。要知道,纵使天上所有的甘霖,都不能把我们洗涤得像雪一样洁白。



问一下自己,如果我们真的在平权,为什么非要用耽美这样一种形式?我们不能在言情小说中塑造一个独立自主的典雅女性吗?厌女情绪又如何解释?且如果我们真的为了反抗,为什么我们总对耽美中的受方进行有意无意的直接暴力或结构暴力?总是构造一种权力悬殊的艰难处境?



归根究底,到底是什么使我们搞起了耽美?

是什么?是爱吗?是为平权的理想吗?


都不是。

是欲望。





其实自日系耽美传播开以后,我们的耽美动机尤其复杂。但无论它如何发展,女性的嫉妒心理都占据了半壁江山,简直是男性崇拜的由衷体现。

人阅读时,会不由自主的共情。其在对女主角或者受方过于高标准的要求可见一斑。一旦文中原本代表读者本人位格的人物,她/他的行为方式及价值观与读者预想的不一样,有些人就会觉得这个人物傻、三观不正、极其有问题,会想:怎么这么傻逼,要是我,我就/她(他)现在应该……大脑发育更不健全的朋友,就要为此高举道德旗帜,辱骂作者了。


就在此时,人物与我们分离了,因为我们认为她过于低劣。女主角不再是我们的代言人,她成为了假想的竞争者,这让我们感到不适。男主越酷,女主越偏离,情况越严峻。此时仇女言论就破胎而出了。“但在耽美小说中,喜欢的男主角拒绝了所有女性,而钟情于一名男性”,这一刻,我们获得了心理平衡。


我们在不断冲刷下,得到了最后也是最大的意象。


又因这意象在本质上具有“不存在性”,我国女性在长期精神受迫下所累积的欲望开始反噬了。可以这样说,我国百分之三的耽美拥有平权意识,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七无论是作品本身还是动机本身,都只是在赤身裸体的体现封建残余的惨痛。大家冠冕堂皇对言情的口诛笔伐,对言情中体现的男性崇拜的嘲讽,现如今在耽美也适用。后者已接过前者的烂摊子了。



所以拉倒吧,自我拔高何时可以杜绝?何时?看不到耽美的本质,只无头无脑赞美并顾影自怜,妄图洗脑他人的人,请问你何时就医。况且拿“物化女性”做挡箭牌的人,你真的搞清你的因果逻辑了吗?双性、生子、路人……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权力平等和独立自主吗?



耽美是欲望的体现,尤其是性的。女性被贞观束缚太久也太紧了,有朝一日被舒缓,就跟三峡放闸似的。这可以解释很多事情。比如ab和ba,在性上,就是明明白白以男女划分了。搞耽美的,大多钢管儿直,这个人如果难以想象女同性行为,并从中获得快感,那她就是不能掰自己的cp。让她接受对家cp性行为,本质就是让她体验女同性行为。这会使她有种无法言说的恶心。

又比如,受方丧失尊严和人格,以被侮辱为主旋律的性行为,也是单纯的作者欲望映射。此种情况下,你不能以道德指责它,因这全然无用。这东西在开始就是没有道德的,任何一部没有道德的作品,你却以道德攻击,那么你的攻击就是无效的。


而耽美中,这样的作品少吗?




就是在这样女性极度受辱的环境下,有人却还因为搞耽美为此而生出了优越感,并布教广传,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并且更叫人恶心的是,当了基督还不成,还妄图从文学中薅一把羊毛,要脸不要脸啊。

“一旦看了耽美就回不去的原因是‘一旦看了真正为了服务的艺术,你就再也不想捏着鼻子看为你服务的艺术了。哪怕它是名著。‘”

不好意思,我活了我一生四分之一的日子了,还没有见过哪门儿艺术为人服务。艺术不会为人服务,资本才会。



说到底,你是笼中夜莺吗?明明被囚禁残害至此,却认为自己空前自由;明明比谁都麻木,却叫嚣要为这反抗放声歌唱。搞搞清楚吧!夜莺不会总是歌唱的,它即将失声(或者已经失声)。





白鞋子:

写到现在一直注意到的一个点,关于爆豪骂脏话问题。


其实在原著用到“死”“白痴”这类型话比较多,用的真的在骂人的话也是不会涉嫌“他妈的”这种问候别人家属的话。


话可以说得不悦耳,但是用词用什么他还是相当注意的,不好听但是不脏,强调一下:


不好听但是不脏。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孩子是不是不会骂人才会骂人的词汇有点贫乏变成口癖。

那时法斯换头对我来说才是神转折。

到最后我相信他还是他,是因为他温柔如旧。

云淡风轻。

我要默默的爱法斯,哪怕他粉身碎骨化作尘埃。

这个结局,在我看来其实并不孤单,我想我都能接受。

其实就是一篇今天也爱着法斯呢的感想文呢。

有点期待所以点进来的大家抱歉啦^_^。

67话感想:再次刷新对宝石之国这部漫画的认知。

今天忙里偷闲,趁午饭时间这一阵连忙补了67话.....
无脑感想,谨慎食用。
剧透注意。

虐得人身心憔悴,食不下咽

原本以为被磨成粉的宝石们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是可以复原的。

刚看到前面的时候心想,这就是冬巡组的春天啊!继续看下去,才明白

竟是永久的寒冬。永远的诀别,磷叶石再也不能与南极石相见了。

浩瀚的宇宙,对法斯来说,成了绝望的象征。

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感谢市川老师给了广大冬巡爱好者朋友们会心一击,吐血不至于,饭是吃不下了。

好,市川老师把安特库的结局交代完了,继续翻翻剧本,轮到黑水晶了。

我看到67话才明白,和紫水晶双子一样,与幽灵水晶共生的他其实是渴望独立的,渴望以独立个体的方式存在的,然而那种愿望很微小,说不定连自己也没有察觉。之后的变故与新生,百年的时光与孤独,再之后的,月人王子【....死菠萝】的诱导.........................掉眼泪心疼黑仔。

 

总之虽然不知道黑仔会被改造成什么样子,但我已经深深领会到市川老师安排这些剧情的用意了............

(主题是虐法斯!从头虐到尾,安排合理,不奇怪。)

真正目的是为了让读者们变得更坚强,为了让后面的糖来得猝不及防,恩,一定是这样。

模板式感想:宝石之国是一部好漫画,故事十分深刻令人深思,期待后续。

又有一组cp要破产了呢.....